大窣冶

我爱你以致如此疯狂,那么我会奔向大海吗

【Spideypool】Hugs and Kisses(小男孩AU(x)

啊啊啊啊😭

AOzero:

Attention:


1、两个小男孩的普通(小学生)AU!严格来说也不算谈恋爱哈哈哈


2、送给 @東京塗鴉-贱虫不足-饥饿脸 和 @Sol 两位小天使,梗来自他们ww


3、之前看到加菲那个访谈,真的被感动到了,简直就是真实的天使,哇,大哭,呜呜呜!感觉能写这个梗真是好荣幸!希望我不会写得很糟糕,呜呜(


   而夹到书包的那个梗来自RR的访谈。这两只小时候真的都好可爱啊233333


 


OK?


最近会陆续写点想写的短篇ww有时间就会放上来的哇w


 


 


Hugs and Kisses


by AOzero


 


孩子们的午餐时间总是显得非常热闹,男孩们的吼叫一刻也停不下来,而女孩们完全不想和他们混在一起,因此餐厅里总会呈现出男孩与女孩分成两边的景象。左边是女孩们,她们的桌子上总是干干净净,连叉子尖都带着花瓣似的香味。右边是男孩们,桌面上总会留下不知道哪个调皮鬼的手印,只要老师稍微分一下神,他们就可以因为一颗豌豆扭打起来。


但如果你自己去看,会发现餐厅其实是分成三个部分的。女孩们,男孩们,以及Peter。


他总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他不是没有朋友,只是每天他都一个人度过午餐时间。一开始Peter总是抬头看着餐厅里的所有孩子,他的目光绕着他们的头顶转一圈,像是一个巡视每个人的长官。但他一点也不像长官那样威风凛凛,他总是看一圈就低下头去了。一个人待着的时间久了,Peter甚至都不会抬头看了,他一个人走进餐厅,安静地坐在角落,吃他婶婶给他做的三明治——总是要去掉面包皮,因为Peter很不喜欢面包皮——把一盒豆奶喝得干干净净。


但今天,情况稍微有些不同。孩子们似乎都事先察觉到了,女孩们唧唧喳喳地小声讨论着,男孩们则带着兴奋与紧张。孩子们对这类事情总是很敏锐,尤其是和“欺负大家都不喜欢的那个家伙”这一点有关。餐厅就这么被“精彩即将发生”的氛围笼罩着,直到事情真的发生了。


Wade站了起来。Wade开始动作的时候,餐厅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到如果老师现在探头来看,一定会非常讶异。孩子们个个都面色严肃,他们的眼睛紧盯着Wade。Wade是他们中出名的淘气鬼,所以当他站起来,并且走向坐在角落的Peter时,大家都有预感,他们期待的事快发生了。


而Peter对此毫不知情。他低着头,沉思着科学书上的问题,一边慢慢地咬着他的三明治。Wade靠近了他,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勇气似的,一把抓起Peter桌上喝了一点的豆奶,一口气全都喝完了。


他把纸盒放下的时候,Peter惊讶地朝他眨着眼睛。有些孩子发出了低笑声,但大部分孩子仍然屏着呼吸——他们太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淘气鬼Wade抹了抹嘴,看着Peter。


Peter低头看了看豆奶,又看了看Wade,犹犹豫豫地,他说:“如果你想喝豆奶……我明天可以再带一盒。”


 


“你今天好好吃午餐了吗?”


May婶这么问起的时候,Peter正把小块的面包往嘴里塞。他把没有皮的面包撕成小块小块的,盛在盘子里——如果他吃不完的话,也许半夜的时候,这样的大小刚好足够仙子把它们搬走。


“吃完了。”Peter含糊地说,盯着盘子里的面包看。May婶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于是多看了他一眼。Peter可不愿她多看这么一眼——以往他是喜欢的,他也喜欢May婶给他的印在脸颊的吻——但可不是今天。May婶多看了他一眼,接着便注意到,她侄子的嘴角破了些。如果没有用心去看,大人的眼睛是看不出来的。


“真的吃完了吗?”May婶问,“豆奶也喝完了?”


Peter缩了缩脖子,没有说话,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无比希望Ben叔叔现在就推开门走进来,但不行,他还没下班呢——大人的钟表似乎永远都走不准时。


May婶把手撑在桌子上,盯着Peter看了一会儿。但她越是看,她心里柔软的海绵就越揪紧,快要拧出水来。她走过去,拥抱了她的侄子,把Peter抱起来,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他棕色的头发。Peter的头发的确是棕色的,但这个时期却有些泛着金色——这也许是孩子特有的时期,他们的家长每一次的抚摸,以及每一次与星空的接触,都会让他们的发色变得更浅一些。等他们长大以后,家长不再用抚摸改变他们,星星不再在他们的头顶恶作剧了,他们的头发也就有了真正的颜色。


Peter猜想,Wade一定和星空接触得非常多,所以他的头发才会呈现出那样的金色。


“为什么总是有孩子不听话呢?”Peter忽然问。May婶有些惊讶地低头看他,小男孩似乎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他们不害怕夕阳会来抓他们吗?”Peter说。


“噢,Peter。”May婶叹了口气,她是个温柔的婶婶,所以她决定给Peter说清楚,“听着,Peter。有些孩子做坏事,不是他们想这么做。只是他们曾经受到过伤害,因此他们不愿意相信别人。”


“因为他们受过伤?”Peter眨着眼睛,“那他们需要去看医生吗?”他特别害怕受伤,因为受伤就要看医生。而医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大人。


“有些人的伤医生是可以治好的,有些却不可以。”May婶说,“如果要治好他们的伤,我们得学会照顾他们。”


Peter转转眼睛,说:“就像May婶你照顾我那样吗?”


“是呀,小天才。”May婶笑着说,伸出手碰了碰Peter的嘴角,“就像我现在对你做的一样。这样抱着你,问问你,你的伤还疼不疼?”


Peter朝她咯咯笑起来,躲进她怀里,一会儿就觉得好多了。


 


第二天午餐时间,Peter放了一盒豆奶在Wade的手边。男孩们诧异了一会儿,接着爆发出一阵嘲笑声。Wade猛地站起身来,直直地盯着Peter看。他比Peter要高一些,总是把拳头握得紧紧地,像是里面藏着无数个小秘密。


“所以这是什么,你想挑衅我吗?”Wade说,他咧开嘴笑起来,那是一个很标准的大人口中的淘气鬼会有的笑容,看似单纯,其实不怀好意。


“没有。”Peter说,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毕竟昨天Wade才刚打过他。但他还是站正了,说:“Wade,我知道你可能受过伤。”


“……什么?”Wade没有意识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淘气鬼的笑容都飞走了,愣愣地盯着他看。


“我想告诉你的是,没关系的,我知道医生很吓人,但也许他能治好你。如果他不能,也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Peter皱皱鼻子,“我希望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再去伤害别人,夕阳也不会追着你跑了。”


他说完,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Wade。


餐厅里都安静下来了,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Peter的朋友,Harry,难得在餐厅里吃一次午饭,见到这一幕也吓得勺子都掉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Peter放开了Wade,严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把豆奶喝完吧,我今天带了两盒来呢。”接着就回到他的小角落里去了。


 


在这一天,每一个遇见Peter的小恶霸都收到了他的一个拥抱。他对每个淘气鬼都说了这段话,奇妙的是,除了Wade什么也没做以外,其他所有的男孩都揍了Peter一拳,然后哭着跑开了。


Peter感到很疑惑,他的确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照顾他们——告诉他们一切都好,如果他们哪里疼,可以说出来,总有人可以治疗他们。也许是他们都很害怕见医生,Peter猜想。这么想让他感觉好受了些,即使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Flash甚至像个小女孩似的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于是他的手臂上也有个小青块。


这样的Peter就像是一个小调色盘,每个人看见他都会低声发笑。Peter走上校车时,校车上的孩子们就都笑翻了。Peter慢慢地走着,眼睛瞟着四周的空位——每一个旁边有空位的女孩都把背包摘下来,放在空位上,然后抱着手看着窗外。每一个旁边有空位的男孩都朝他挥了挥拳头,呲呲牙齿。


Peter最后还是走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了下来。他坐下来的那一刻,Wade也跳上了校车。于是校车立刻又安静了下来。因为Wade从来都不会出现在校车上,而大家对这个事实已经习惯了。而当Wade出现在一个他不常出现的空间里,说明有事要发生了,但你说不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Wade快步地走过,对周围的空位看都不看一眼,直直地走到Peter旁边,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把他的美国队长书包甩到脚边,抱着手,瞥了Peter一眼,Peter趁着这个瞬间,朝他弯弯嘴角。Wade立刻就有些坐立不安,他把抱着的手臂放下来,还把地上的书包也捡起来了,抱在怀里。


然而Peter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又低下头去,思考他和Ben叔叔今晚的解密游戏玩到哪了。不一会儿,他就感到有人捏了捏他的手臂,但不是很用力。Peter抬起头时,刚好看见Wade移开眼睛。


“我听说你今天拥抱了每一个人?”Wade嘟囔着说。


“不是每一个。”Peter承认,“只是可能受过伤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受过伤?”Wade忍不住说,“那你怎么没有拥抱小瘸腿Tommy呢?”


小瘸腿Tommy是他们班上一个瘦弱的小男孩,瘦弱到从楼梯上摔下来就摔断了腿。他们都说是他自己的影子绊了他一脚,并且把他的骨头拿走了一截,所以小Tommy才会走不了路。孩子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小瘸腿,还有人叫他最可怜的孩子,因为连影子都会欺负他呢。


“因为你们欺负别人呀。”Peter眨着眼说,“小Tommy的伤医生会帮他治好的。但是你们欺负别人,就说明你们的伤很严重,需要别人照顾你们。我生病的时候,May婶就总是抱我,还会给我一个吻呢。每次她这么做,我就会感觉好些。”


Wade噢了一声,不安分地晃着自己的腿。他们的校服裤子是短裤,所以可以看见他们的小腿。Wade的小腿上总是带着伤痕,可能因为他真的太淘气了,所以弯弯的月亮在他的小腿上划了几道痕迹。Peter的小腿却总是干干净净的,而且显得非常瘦弱,透出一种瘦弱的孩子才会有的近乎透明的白色。


“你明天还会抱他们吗?”Wade问。


Peter点点头,他说:“Flash他们很不高兴,我想可能是他们的伤让他们觉得很不舒服。但也许明天就会好一些了。”他忽然想起来Wade也是他们的一员,于是问,“你呢?你感觉好些了吗?”


“没有!”Wade生气地说。


Peter立刻有些失望地低下头去。那是多么叫人伤心的眼神,似乎快要流淌出星星才会流淌出的水滴来。看见他这样失望,Wade都难过了起来。他吸吸鼻子,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其实……呃,好些了。”Wade支支吾吾地说。Peter情绪变化很快,立刻又高兴起来,朝他咧嘴笑了笑。


他们一直坐到靠近皇后区的街道,Wade背起书包,准备下车了。他一边回头看Peter一边往车门走,在Peter抬头朝他皱鼻子的时候,他也皱了皱鼻子,然后露出一个他从黑白牛仔电影上看来的,男主角救下女主角,把枪塞回枪套里时的笑容来。但他实在太磨蹭了——磨蹭到他刚刚打算踏上街道时,车门就关上了,把他的美国队长书包夹住了。


校车就这么开动了,Wade立刻就双脚腾空,他在空中不停扑腾着,大喊大叫并且不停拍打着紧闭的车门。车上的孩子谁也不敢笑——生怕Wade知道了揍他们——但全都紧紧地闭着嘴巴,紧紧忍着。Peter吓得立刻就站了起来,他跑过去,推了推Wade的书包,想把他推出去。但他没有成功,而Wade基本上开始惨叫了,因为他的鞋底快要蹭到地面,而他感到这很危险。孩子们终于爆发出了笑声,驾驶员这才意识到有事发生,于是急忙踩了刹车。


在车门打开的那一刻,Wade脚一落地,立刻就头也不回地跑了。Peter站在车门前,发现Wade跑向的是他们来时的方向。


 


之后的几周,Peter还在坚持他的治疗计划,而Wade总是背着手,站在走廊的尽头。如果有谁打了Peter一拳,Wade就会在运动课的时候和他扭打起来。


午餐时,Wade会坐在Peter旁边,Peter就会递给他一盒豆奶。有时候,如果Wade喝完以后不停咂嘴,Peter就会把自己的那一盒也给他。


放学后,Wade都会坐在Peter旁边的空位上。他们一开始很少说话,后来渐渐地,他们会聊会儿天。但每次Peter一说起和知识有关的话题,他们就会陷入一种冷场的氛围里,于是Peter逐渐不再提和科学有关的事情了,只是时不时和他说起Ben叔叔的解密游戏,以及May婶婶给他讲的故事。


Wade特别喜欢听Peter讲故事,于是Peter开始每天给Wade讲一个故事,从午餐时开始,一直到Wade走下校车时结束。有时候实在讲不完,Wade就不愿意下校车了,而是一直跟着Peter,直到把Peter送到他的家门口,站在门口听Peter把故事讲完,他才愿意转身回家。


Peter发现Wade从来没有谈论过他的爸爸妈妈。不只爸爸妈妈,Wade没有提起过任何和他的家有关的事。而他总觉得,他需要问一问Wade关于这方面的事,毕竟他们已经算是朋友了。


于是在一次故事讲完时,他们还没有到皇后区,Peter开口问:“Wade,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这句话原本没有什么问题,但就像是一枚潜水炸弹,它炸开的时候,水面凸起一个波浪球,接着水花四溅,冲击波荡到很远。这句话起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作用。Wade的表情立刻变了——以Peter当时的理解能力,他大概是不能理解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像是他得知自己即将失去圣诞礼物的表情。他先是露出那样的表情,然后移开了视线。


“不可以。”Wade说,声音听上去冷硬极了。他没有再看Peter一眼,校车在下一站停车的时候,他就离开了,而这根本不是他平时会下车的那个车站。


Peter感到很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Wade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来。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蹭破了Wade的伤,因为Peter知道伤口被蹭破了是很疼的。


他决心向Wade道歉。于是第二天,他递给Wade豆奶时,朝他道了歉。


“对不起,”他说,“我不会再要求去你家玩了。”


“没关系的。”Wade嘟囔着说,接过了豆奶。接着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Wade才抬起头来,说:“你今天可以先别急着回家吗?”


 


Peter有些后悔了。放学后,他听了Wade的话,没有乘上校车,而是跟着Wade在大街上走。他们走了很长的一截路,而Peter都有些累了,更何况他越来越担忧起来——他们行走的方向与他家完全相反,他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在晚饭前回到家里。


但Wade掏空了自己的口袋,给他买了一个冰淇淋,于是Peter感觉又好了很多。


他们沿着道路往下走,去漫画店里翻了翻Batman的漫画,在音响店里偷听摇滚乐,在卖迷彩服的橱窗外站了好一会儿,盯着那些士兵服看。他们路过一个剧院的时候,Wade指了指一张电影海报,Peter仔细去看,拼出了那个名字:Brokeback Mountain。


“我看过这部电影。”Wade自豪地说。Peter立刻朝他投去了敬佩的眼神,因为当Wade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的时候,他总会觉得非常佩服Wade。


“但我总是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哭来哭去的。”Wade说,“我是在老录像带店的电视上看的,我可以带你去那,那里有很多电影可以看呢。”


Peter立刻就被吸引了,于是他们决定往录像带店出发。夕阳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了,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因为夕阳总是在追着坏孩子跑,所以会把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好让他们被影子扯住脚步,最后被夕阳抓住。他们为了不被夕阳抓住,于是故意站得很近,Wade把手臂搭在Peter的肩膀上,这样他们的影子就融在了一起,夕阳就分不清楚他们谁是谁了。


他们走得够远了,等他们停下来的时候,Peter发现他们站在一个小巷入口前。Wade拉着Peter往小巷里钻,他们钻了好几个墙壁脏污的小巷,才终于走到一个稍微空旷的地方。这里的地面凹凸不平,坑洼里都是积水,两旁都是高大的灰色老公寓,把阳光完全遮挡住了。Wade却对这里非常熟悉,他带着Peter绕了几个弯,最后走到了那个老录像带店门口。


很可惜的是,店铺的门紧闭着。


“老Charlie总是忘记来开门。”Wade叹了口气,他朝Peter耸耸肩。Peter虽然很失望,但很快也缓过来了。


他们在路边蹲了会儿,来缓解一下走太久路的疲惫。Peter把脸靠在手臂上,听Wade评价对面的女孩。


“我觉得女孩们都挺好的。”Peter眯着眼睛说,“她们都很有爱心。大部分吧。”


“嗯哼。”Wade说,“我听他们说,如果一个女孩成为一个妈妈,无论怎么样都会成为一个好妈妈。但我想这可能不一定。”


“为什么你这么说?”Peter惊讶地说,他抬起头来,“我觉得妈妈们都很好。我很喜欢我的妈妈。”他说着说着,又低下脑袋去,“我真的很想她。”


“你的妈妈还没有回来吗?”Wade问。他知道Peter的爸妈在他几年前把他留给了叔叔婶婶的事。Peter摇摇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坚强的大男孩。Wade没说话,只是站起身来,鞋子踹了踹地面。


Peter跟着他站了起来。“你自己都有伤的时候,要怎么去治好别人?”Wade说,“我没听说医生感冒的时候还能给别人看病。”


他们站在路边,夕阳已经逐渐消失了,星星已经出现在天边。Peter说:“这很奇怪,但每次我拥抱别人的时候,都会感觉比昨天更好一些。”


Wade耸耸肩,没有对他的说法做出任何评价。“你的妈妈呢?”Peter问,“对不起,如果这个问题我不该问的话。我明天再给你带一盒豆奶。”


Wade夸张地叹了口气。“没事。”他嘟囔着说。然后他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我妈妈在家里。”最后他说,仍然低着头,“喝酒。不停喝酒。我总觉得如果把她的胸口打开,里面肯定会有一片海。”


Peter有些惊讶地眨眨眼。


“你的爸爸呢?”他问。


“我妈妈喝酒,就是因为我爸爸走了。”他说。


“噢……”Peter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他总觉得,这也许就是Wade受的伤。


“妈妈的状态不是很好。她会说胡话,摔东西,或者揪我的头发。”Wade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还有腿,这些是她用塑料花的花径打的。”


“难怪你的头发颜色这么抢眼。”Peter下意识地说。


“也不一定,我经常去屋顶上看星星,所以可能是星星们恶作剧留下的。”Wade朝他眨眨眼睛。


“我也经常看星星。”Peter说。他张张嘴,觉得这么说似乎有些失礼,但他还是说了,“因为我很想念我的妈妈。”


但Wade看上去很理解。他又哼了一声,接着说:“我该送你回去了。”


他们沿着路往回走,Peter忍不住问他:“你家是不是就在这附近?”


Wade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朝他咧咧嘴。


“是,”他说,“但我不会告诉你在哪的。”


Peter撇了撇嘴。接着他忽然意识到,Wade这几周一直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但校车行驶的方向完全与Wade家的方向相反,也就意味着Wade下了车以后,还要往回走,一直到走回来。


他忽然觉得有些难过,于是在他们走到老录像带店门口时,Peter拉住了Wade,并且伸出手,拥抱了他一下。


Wade拍了拍他的脊背。“你感觉好些了吗?”Wade问他。Peter点点头,于是松开了怀抱。


“但我不觉得。”Wade说,“我觉得很难过。”


“你还好吗?”Peter担忧地问,他已经感觉好多了,但Wade这么说时,他又感觉不好了。


“我不知道。”Wade呼出一口气,“我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觉得很难过。”


Peter惊讶地看着他,这下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一种挫败在他心里升起,他觉得他被Wade讨厌了,而这让他不知所措。


“但——别误会,”Wade立刻补充说,“我不是讨厌和你待在一起,只是——”


他转转眼睛,忽然说:“我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些戴着牛仔帽的男人们总是哭来哭去了。”


他的话题转得太快,Peter几乎反应不过来。他盯着Wade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嗯?什么?”


“你能给我一个吻吗?”Wade说。


Peter猛地就脸红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脸红,因为如果只是一个吻的话,May婶也经常在他的脸颊上,或者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在Peter开着小夜灯睡觉的夜晚,他去摸自己的额头或者脸颊,就会摸到May婶留下的吻,它们摸上去柔软,又温温的,Peter感觉好了很多,就不会再爬到屋顶去看星星了。


因此一个吻应该不难,它们柔软又温温的,能治疗很多医生治疗不了的伤口。但是Peter还是脸红了,他揪着背包带,站在原地,犹豫极了。


“给你哪个吻呢?”他最后问。


“嘴角那个。”Wade说,他竟然也有些脸红了,“我想要它很久了。大概就在那天,你坐在角落里喝豆奶的时候。”


Peter更加犹豫起来。因为他被告知,嘴角的吻不能轻易交给别人。虽然他经常见到过大人随意地就把它给了出去,但Peter还不是大人呢。


“你不喜欢我吗?”看他这么犹豫,Wade说,看上去有些失望。


“不……我,我没有不喜欢你。”Peter说,咬了咬他的嘴唇,“只是……”


“既然这样不就好了?”Wade快速地说,“我也喜欢你,只要互相喜欢,嘴角的吻就可以给出去,是吧?”


“是这么没错……”Peter转着眼睛说,“好吧。”他最后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因为他是个勇敢的小男孩。


“你得把眼睛闭上。”Wade说,“大人都是这么做的。”


Peter把眼睛闭上了。他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脑袋里有很多想法,不知道嘴角的吻离开时他会不会觉得疼,May婶会不会察觉到他把嘴角的吻交给了Wade。


Wade凑了过来,他肯定也闭了眼睛,因为第一次他没亲对,亲到了Peter的鼻尖上。Peter没有睁开眼睛,但Wade睁开眼睛,以此来修正一下正确的方位。


嘴角的吻离开的时候一点也不疼,Peter睁开眼睛的时候,Wade正朝他挤眉弄眼。


“这感觉有些怪异。”他说。


“我也觉得。”Peter承认。


可是他们两个都还红着脸呢。最后是Wade甩了甩手,宣布他们应该继续往回走,他要把Peter送回家。


等他把Peter送到家里时,星星已经在夜空眨眼睛了。因为时间太晚了,Peter便邀请他留下来过夜。Wade站在Parker家的栅栏外,犹豫地动着脚,最后还是走了进来。


晚些时候,他们躲在被窝里,借着小夜灯的灯光讨论有一次Wade抓住了一颗在他头顶盘旋的星星的故事。Peter又给Wade讲了一个故事,最后才慢慢睡着。在睡前,他们摸了摸对方的嘴唇,在摸到柔软的,温温的那个吻时,他们都忍不住咧嘴笑起来。


 


 


FIN.


 


 


 


RR提起他当时背的书包是莱恩和史丁比,我稍微改了下www而有Brokeback Mountain打酱油是因为RR和Jack真的是,好朋友哈哈哈


嘴角的吻其实灵感来自彼得·潘。我很喜欢嘴角的吻这个描述,嘿嘿嘿


只是两个小男孩互相治愈的故事,感觉真的不算谈恋爱啦,因为只是隐隐约约有点感觉,哈哈哈w


送给两位小天使!写得太快没检查,可能有些BUG,很抱歉呜呜呜,希望你们不嫌弃,么么!

评论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