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窣冶

我爱你以致如此疯狂,那么我会奔向大海吗

强运来自绝望之前,而到我绝望的阀值还早,这意味着我可能在此之前经受巨大的灾变。

有迹可循(4)

我靠我爆哭甜飞了我死了啊救命——

RandomForest:

注:贱虫abo,nc17




前文:1      2      3


sy






19


 


按照小蜘蛛的话,他们现在是彼此的男朋友了——在试用期的那种。男孩今天晚上看到他时表现得有些腼腆,这样的反应倒是提醒了韦德记忆的真实性。看来他可以找一个可爱的新本子开始记录他和小蜘蛛的恋爱细节了。


 


希望他别在我们写了两页后就被吓跑了。


他脑子也坏了吧?居然喜欢上咱们。


 


“操,不许你说我的宝贝的坏话!”韦德大叫起来,这倒是把他对面的小偷先生吓了一大跳。


 


“我,我什么都没说啊?”对方的表情十足困惑,他看起来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搞不清状况的茫然。


 


“不是说你,公鸭嗓小处男。放下你手里的钱包,否则蜘蛛侠在处理完上个街口的抢劫案就会过来把你捆成卷饼,对,没错,如果你稍微对我们有一点关注就会知道我们是搭档,说真的,我现在应该跟小蜘蛛待在一起,而不是你。但是你出现了,他就让我过来追你,所以,这都怪你。”韦德没有用任何武器,只是揪着年轻人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等等,你成年了吧?”


 


“放过我吧!”现在他吓坏了,他乖乖地交出了钱包。于是韦德放下了他,把钱包还给了主人。


 


“死侍?!”这位年轻的女士似乎也吓坏了,她匆匆忙忙地接过钱包转身就跑了。


 


“是啊,我是死侍,不用客气!”韦德毫不在意地冲她的背影挥了挥手,开始往回走,“我们现在应该是个好人了?”


 


好得我都有点无聊了。


 


“我可不无聊。不过这感觉确实挺奇怪的,我觉得快乐又幸福,而且没有杀任何人,”韦德补充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因为你恋爱了,蠢货。


 


“对,我恋爱了,恋爱能治好我的病,为我的痛处疗伤。”韦德的脸上浮出甜蜜的笑意,“看到了吗,小蜘蛛在那儿呢!灵活得像只小兔子。”


 


他的确有个好屁股。


还有好腰,他的身材超棒,咱们赚到了。


 


“小甜心!我完成你布置的任务啦!”韦德张开双臂跑过去,他并不是期望小蜘蛛真的扑进他的怀里,他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蜘蛛侠刚留好字条贴在犯人们身上,他听到韦德的声音就抬起头,眼睛睁大了,然后荡着蛛丝过来,落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可爱至极的,小小的拥抱。


 


“你做得很好,韦德!”男孩的双手在他的脖子上挂了一会儿就很快地松开了,他害羞地挠了挠头,接着又为他竖了个大拇指,“我为你骄傲。”


 


他还真的抱了我们!


不得不说我也心动了。


 


而韦德完全愣住了,他像被卡车碾过去了似的全身轰隆巨响的心跳声和耳鸣,他看到许多玫瑰花盛开在男孩的身边,他浑身都散着宇宙星体的光芒,被一个精美的木质画框圈在里面,一对小巧的翅膀正在他的背后慢动作张开,落下了几片纯白的羽毛……


 


有人已经不行咯。


快清醒清醒!


 


“韦德,韦德!你还好吧?”蜘蛛侠担忧地凑近,直到穿过那个画框,幻觉立刻像烟圈一样消散了。


 


“好极了,宝贝,我从来没这么好过!”韦德搂着小蜘蛛的腰将他拉近,“你带我荡网的时候我能抱着你吗?我们接下来去哪儿?你想让我干点什么?我是你的了,小蜘蛛,全都听你的。”


 


男孩的双手抵上韦德的胸膛试图把自己拉远一点:“等,等一下,韦德,你不能贴这么近!你得让我喘口气,记得吗?我还在发情期……”


 


“对,对!是我不好,都怪我太喜欢你啦!”韦德举起双手抱头蹲下,“逮捕我吧,警官!”


 


小蜘蛛被逗乐了,他的笑声像热牛奶那样醇厚甜美。他搂住韦德要跃入空中:“走吧,先生。你有权保持缄默,但你说的每句话将成呈堂证供。”


 


“我要请我的律师蜘蛛侠。”韦德乖乖地让自己的手臂垂在空中,没有去碰男孩。


 


“蜘蛛侠可不能做你的律师,先生。”男孩配合地说下去。眼下他被他们的情景扮演迷住了。


 


“可是小蜘蛛伶牙俐齿,聪明机灵反应又快,更重要的是,”韦德放慢了语速,“他是我的蜜糖小恋人,他绝对会保护好我的。”


 


小英雄低头看了他一眼,险些搞错方向,他在空中来了个人体漂移,似乎还在思考能接什么话,最后他有点害羞地说:“好吧!你赢了,韦德。”


 


 


这天结束之后还是蜘蛛侠送他到家的,接下来的三天也是这样,看起来他的宝贝男孩想做个绅士的好男友。


 


“韦德,我在想,既然我们已经是彼此的男朋友了,那我们就应该坦诚一点,是不是?我想了好几天啦!所以我想……告诉你我的名字,”小蜘蛛蹲在他窗台上,被风吹起的纱帘一次次遮到他的脑袋上,他终于伸手抓住了它拨到一边,“可以吗?”


 


哇,看来他真的很喜欢我们。


 


“宝贝,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的意思是,蜘蛛侠的秘密身份?告诉我?这不太安全,我不知道——我,我还不够稳定……”韦德不想扫了男孩的兴,但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太多,他不想完全踏入面罩之后的那条线,他担心自己会影响他的正常生活,“也许我只是还没准备好?再给我一段时间——”


 


“没关系!没关系的,韦德,我能理解!我不想吓到你。”小蜘蛛反而手忙脚乱地安慰起了他,“那我们就慢慢来,好吗?等你准备好的那天,我再告诉你。”


 


“准备好踏入你的生活的那天?那之后我们会怎么样?穿着便装在街上约会,玫瑰花和烛光晚餐,还有见家长见朋友之类的?我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好这个准备。”韦德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焦虑,如果要他脱下面罩去见人……想想那些集中在他脸上的视线。韦德开始踱步,他的手空落落的,他甚至想握一握宝贝枪们,感受它们的重量会让自己冷静一些。


 


“我——我没有这么说,”小蜘蛛吃惊地愣了好一会儿,他跳到了韦德面前,试图安抚他,“我的确有想过让你见我的婶婶。但是,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先保持现状。我不是要催你什么的,韦德,别想得那么远,好吗?”


 


是啊,你这个自作多情的怪胎,你们才刚刚开始。


你让咱们好尴尬!


 


“对,对,”韦德回过神,窘迫使他的脸上烧起一股热度,他凄惨地笑了一声,“这才第四天,是我想得太好啦!别在意,小宝贝,我就是热爱想象那些甜蜜的烦恼,再把自己推入恐慌,你不用管我,我会自己恢复平静的,然后或许再周而复始……但是我会没事的!”


 


“韦德,我不喜欢你这样。”小蜘蛛拉起了一点面罩,他抿住的嘴唇和绷住的下巴线条让他看起来很严肃,但那股甜味的信息素也一并泄了出来,挠得韦德的心痒痒的,“你就像是在心里跟自己打赌我们不会在一起很久,你觉得我还是会离开你的。然后等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就会理所当然地告诉自己‘看吧,就跟我想的一样’。”


 


他还挺了解咱们的。


能怎么说呢?这只是我们应对伤害的一种防御机制。


 


韦德眨了几下眼睛,他开口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音调很高,几乎像是尖叫起来了:“我没有这么想!”


 


“你有。”小英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不相信我。”


 


“我绝对没有。”韦德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举起双手投降了,“好吧,你想让我怎么样呢,小宝贝?写一份保证书?说实话这个话题让我诡异地小鹿乱撞,呼吸困难,是只有我这样吗?”


 


“我就是想让你相信我。”男孩温柔地叹了口气,“也相信你自己。”


 


“这不难,我当然相信你,甜心,我也相信自己,我每天都至少爱自己一次,就算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对我说,操,你恶心爆了,我也还是会爱他的。”韦德被男孩又甜又软的信息素一定程度地安慰到了,他现在觉得自己轻飘飘的。


 


“这……听起来不怎么具有说服力。”小蜘蛛轻咬着下唇,看起来还是很担忧,“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处理这些。”


 


一旦牵扯到韦德自身的问题,他就下意识地排斥和抗拒,他不太想跟小蜘蛛谈论自己,他的宝贝男孩没必要处理他这团乱麻,连他自己都懒得管。他该让男孩离开了,否则,再过五分钟,他就会不想让他走。


 


“宝贝,今天就到这儿吧,叮叮,回家时间到!不走?除非你想留下来跟我做羞羞的事。”韦德伸手拍了拍小蜘蛛的脑袋,“回去吧,甜心,多睡点觉才会长个子。”


 


小蜘蛛微微红了脸,他拉下面罩,拍开了韦德的手,跳到窗沿。


 


“明天见,韦德。”


 


 


20


 


他在瞄准镜里追寻着小蜘蛛的身影。


 


阻止一起绑架案时韦德用上了狙击枪,他原本想一起进去的,但是蜘蛛侠给了他这个任务,所以他就听他的,他真是个模范好男友。


 


他是怕你进去后把那些神经紧张的绑匪吓坏了,提高人质死亡率。


小蜘蛛只是没跟你明说,蠢货。


 


“我知道的,好吗?谢谢你们多余的提醒。”韦德重新调整了呼吸频率,他趴着的屋顶离那个工厂有两百英尺那么远,他看到红蓝制服的男孩敏捷地从天窗爬进去,利用蜘蛛感应躲开那些警示的子弹,他一定在说话,可能是调侃的俏皮话,也可能是一些善良的劝说。


 


不能杀人。韦德在心里默念了三遍,瞄准了他们的手腕和脚踝开枪,小蜘蛛立刻用蛛丝把掉在地上的枪械捆成一团黏到墙上去。瞧,团队合作。韦德吹了吹口哨。


 


第二层楼的平台上,有一位女士被蒙住了眼睛,堵上了嘴,她的脑袋上顶着一把枪。


 


这是最好的时机,将对方一枪爆头,他甚至不会有再爬起来伤害她的机会。但是韦德决定再等一等,否则他会惊动对方,那结果就更糟。他得等小蜘蛛上来了再开枪——打那些非致命位置。


 


但是男孩被困住了。没人伤得到他,小蜘蛛灵巧地周旋在他们中间,却暂时脱不开身去二楼。


 


别等了,软蛋,开枪吧。


惩恶扬善的时候到了!来吧!今年的第一滴血。


 


“别吵。”韦德观察着绑匪的状态,对方开始焦躁,紧张,惶恐,并几次走到楼道查看情况,还看了好几次手机。这不是一个好走向。他决定再等十秒,提前击毙对方总比人质死亡后小蜘蛛自责这种结局要好。


 


“换做FBI也会这么决定的,是吗?大概吧。总要有人做这些。”韦德瞄准了他的脑袋,在心里数完十秒,扣动扳机。


 


奇迹般的是,在子弹即将射进他的脑壳时,小蜘蛛用蛛丝黏走了绑匪的武器,这个动作使对方脑袋的位置偏移了,子弹只擦着他的脸颊过去了。


 


操!真可惜。


我还期待着见血呢。


 


韦德没有接话,他继续观察镜头里的小蜘蛛。他先是揍了他几拳让他失去行动力,在对方倒在地上后用蛛网捆好,还封上了嘴。男孩蹲下来为那位女士解绑,扶着她站起来,说不定还在柔声安慰她,他又开始写字条——韦德知道的,他每次都会在末尾加上你的好邻居蜘蛛侠,接着画一个蛛网头图案。做完这一切后,他抬起头,朝着屋顶这边的方向比了两个大拇指。


 


韦德笑了。


 


 


事情结束后他们一起待在下一条街的屋顶上,开始下雨了。密集的雨点迅速把地面染成了深色,韦德拿出了一把折叠伞,红黑色,上面有他自己设计的死侍标识。但是这把伞不大,他们必须站得很近,他们的身子都贴到一块了。当然,他喜欢和小蜘蛛黏在一起,他之前也总是找机会靠近他,甚至到了有点冒犯的地步。但现在他是他的男朋友了,一切都变得合理。意识到这一点后,韦德反而有些紧张。


 


“你带了伞?”蜘蛛侠惊讶地看着伞骨,“你把它放在哪儿了?”


 


“我的神奇小仓库,里面藏得下任何东西。”韦德骄傲地拍了拍那圈鼓鼓的口袋,“你没看天气预报吗,小蜘蛛?我看了,降雨率90%,我决定不让你变得更湿,做一个体贴的好男友,所以,对,我带了伞。”


 


“韦德,你是在紧张吗?”男孩的声音里藏着好奇的笑意,“从刚才开始你完全没往我这边看。”


 


“什么?不!不。我现在就看你——好好看你的蛛网脑袋,数数上面有多少条线之类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上,韦德停顿了一小会儿,不得不加大了自己说话的音量,“说实话,可能我是有点焦虑,有点不安,你知道的?开始一段亲密关系总会让我觉得……不够真实。不过,我能处理好的,宝贝,我保证,没必要为我担心!”


 


如果现在有人抬头就会看到蜘蛛侠和死侍共撑一把伞并排站在屋顶上的景象。彼得想,这大概挺奇妙的。


 


“嘿,”他试图去拉身边这个大家伙的手,这才发现他如此僵硬,彼得感受到一阵柔和的悸动,即使是尘土味道的湿气也让他觉得温暖。他拉着韦德的手掌贴到自己心脏的位置,“你感觉到了吗,韦德?每次我和你在一起,我的心跳就会快成这样。这一直让我挺难为情的……”


 


男孩的心脏在他的手掌下快速跳动着,那个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可爱小东西。韦德觉得手里痒痒的,就像有一只小鸟撞进了他的掌心用力地扑腾翅膀。


 


“所以,知道你其实和我一样,让我觉得很开心。”雨水溅起来弄湿了他们的小腿,彼得低头望着韦德鞋子上的透明水珠,等待着他的回复。


 


“小宝贝,真奇妙,你这几天说的话总是能让我产生很多美妙的幻觉。”韦德的双手落在了男孩的肩头,聚光灯打在了那颗可爱的蛛网脑袋上,“就是现在,女士们先生们!我想我找到了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你不能这么说。别给自己太多希望。


他能保证一直待在我们身边不离开?如果他只是开了个完美的头却中途退场的话,你会比原来还痛苦百倍。


 


小蜘蛛冲着他笑起来,说了几句可爱的俏皮话,因此,韦德头一回完全忽视了脑袋里的负面想法,他甚至把他们关在了屏障之外,那些声音变得很轻,模糊得像是信号不好的老式收音机。这样很好,他现在只能听到他的宝贝男孩在说话。




21




22




23


 


彼得低头看到一个把兜帽压得很低的男人,橙黄色的夕阳落在他满是创伤的脸上。他很快就跳了下来,站到他的对面,他立刻感觉到了对方激烈的Alpha信息素,像是辣酱和硝烟,呛得彼得皱起了鼻子。


 


“当然,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彼得猜想着他可能遭受了一场火灾,或是别的什么悲剧。他的皮肤没有一块是完好的,上面布满狰狞的疤痕。


 


“我是你的粉丝,小蜘蛛,美国终于出了一个可爱的少年英雄了!你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了吗?我一直在期待着你的出现!”毁容的男人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说话时闪闪发亮,他把一支笔递到彼得面前,“你能签一下我的名字吗?拜托拜托!”


 


“哇哦,我,我还有粉丝?天哪,我有粉丝了!”彼得的心跳加速了起来,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准确地来说是有点受宠若惊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应该严肃一点,于是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当然啦,没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先生,需要我签在哪儿?乐意效劳!”


 


他拿出了一把枪,彼得条件反射地向后跳到了路灯杆子上,警惕地摆出迎战的姿势。


 


“放轻松!小蜘蛛,这就是把玩具枪,而且没装子弹!就算它是真枪我也不会伤你的。”男人挑了挑光秃秃的眉毛,露出了类似于坏笑的表情,“我还会用它来救你。”


 


彼得半信半疑地下来了,他觉得这个人挺奇怪,但直觉告诉他对方不会做任何伤害他的事——即使他的蜘蛛感应在一接触到这个alpha的信息素后就狂叫个不停。


 


“我叫韦德,韦德威尔逊。”他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笑容,“如果你愿意在我的宝贝玩具枪上签字,我会高兴一个月的!”


 


 


“哦,真像我会做的事,这应该是真的!”韦德听完后这样点评。


 


“当然是真的了。”彼得鼓起了嘴巴,“我才不会编故事骗你,我又不是你。”


 


“我是说枪是真的!你说这话真让我伤心,小蜘蛛,我什么时候在重要的事上骗过你?”韦德戳了戳对方的鼻子。


 


“但你的确经常胡说八道……一听就是乱编的。”彼得把身子蜷缩了起来,他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全裸地躺着。韦德刚刚已经把他洗好的制服拿去烘干了,等它们干了他就该回去了,正好外面的雨也停了。


 


“这一点无法反驳,不过有些事在我心里确实是真的,或者说我希望它们成真。”韦德摸着男孩柔软的头发,“对不起,宝贝,我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了……你会生气吗?”


 


“我是有点失落,但是没关系,我讲给你听,你就知道了。”彼得温和地微笑着,他已经把自己的身子卷了起来,膝盖折到胸前,脚趾轻轻碰着韦德的腹肌,“你可以尽力地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当做新的记忆记住。”


 


“好吧,我猜只能这样了。”韦德吸着鼻子,发出一声响亮的狗狗呜咽的声音,逗得男孩笑了起来。


 


“你学得好像!”彼得惊叹着。


 


“跟我的朋友死侍狗学的,你喜欢吗?”韦德伸手把缩成一团的男孩抱进怀里,挠着他的腰肉,一边继续模仿狗叫声,“呜——呜——呜汪!”


 












待续

这是个什么超模身材我他么社保

东京涂鸦😈總裁加菲賤虫不足❤:

PS4虫真的太火辣了!!!!

腿的比例特长~

漫画里快要跟我们主世界虫(616/总裁虫)相遇了!!!

来吧~双倍的美腿双倍的汪汪大眼虫prprprpr太期待了。

怎么那么好看啊!


这边撷几张最新释出的预告画面撷图。

10分钟的预告我看了好几小时(一直定格欣赏他的美)

特爱腿攻、扭腰旋转、跨坐到别人身上,脚脚的修长又常常踮脚尖。

优雅又好看>/////<

期待游戏上市!!!要疯狂存图